吴淑香保险网

太平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滴滴代驾司机身亡120万保险变1万 莫非滴滴想赖账?

滴滴代驾司机身亡120万保险变1万 莫非滴滴想赖账?

2019-11-10 13:56:01 分类:保险知识    

  郑州空姐遇害案、代驾司机身亡案、顺风车司机杀人案……一案接着一案,滴滴到底怎么了?今天,“滴滴代驾司机身亡”再次成为网络的热点。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代驾之死

  8月12日凌晨2点24分,滴滴代驾司机王灿倒在了长沙市雨花区车站南路上,在王灿司机端的APP上可以看到,当时距离他零点40分接的最后一单,不超过2小时。当天,王灿在接单路上发生交通意外,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9岁,死时身穿滴滴代驾工作服。长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认定肇事方承担全部责任,王灿不承担事故责任。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图片来源滴滴代驾官方网站)

  司机王灿家属发现,此前在滴滴公司培训时,承诺的120万元保险,变成了120万元“保障”,补偿也从全额变成了“在肇事者赔偿后再进行赔偿”。家属想找滴滴公司要保单,却只有一张模糊的集体保险保单,金额也从原本宣称的120万变成了1万。

  莫非滴滴想赖账?

  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国旭对保民公社表示,滴滴如果有管理职责,恐怕要承担法律责任,具体保险赔偿,需要看看保险合同是如何约定的,滴滴现在就以居间法律关系抗辩,是否站得住脚,也要看看双方履行合同的具体情形。

  司机王灿是在提供劳务的过程中死亡,根据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王灿的妻子王婷认为,王灿生前作为滴滴公司网络平台上的代驾司机,在工作中出了意外,滴滴公司应该负有一定的赔偿责任。当王婷去找滴滴公司时,负责人先告诉她,滴滴平台最多出于人道主义赔偿3万,之后升到10万,最后变成30万。

  明明是上班时出的事,怎么变成了“人道主义”赔偿了呢?

  滴滴是谁 谁的代驾

  打开滴滴软件,点击“法律条款与隐私政策”,有个“代驾服务三方协议”,进去以后可以发现协议的三方主体:用户、平台方和服务方。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先看看平台方杭州快智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可见,该公司法人是付强,有北京快智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快智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搭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股权结构

  从股权结构看,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占股68.77,那么,小桔公司又是什么公司呢?对,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滴滴公司。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此时,你还看到了阿里的身影。

  注意了,杭州快智科技有限公司是滴滴代驾平台的实际运营方,但是,滴滴代驾的司机签订的劳务合同而是浙江外企德科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滴滴代驾平台只是提供信息,代驾司机是在为劳务公司工作。

  所以,滴滴湖南分公司一位负责人说出了这样的话:这边的话滴滴代驾平台只负责发布信息,(和)他们(代驾司机)的关系的话应该是居间服务关系。我方的意见如下,就是一个垫付责任,现在如果那个肇事方没有赔的话我就垫付,有赔的话那我就不承担任何责任。就是可能表示一点人道主义,给你一点精神安慰。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也就是说,其实你叫的代驾是浙江外企德科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的代驾,并不是滴滴的代驾,滴滴只提供信息发布的平台。

  但是,代驾司机与滴滴并非没有任何关系,滴滴平台作为投保人为代驾司机购买了保险,是投保人与被保险人的关系

  惊动央视的代驾

  2016年,央视《经济与法》栏目报道了一则由滴滴代驾司机车祸引起的法律纠纷。2015年12月4日,王某某在滴滴平台上注册,成为代驾驾驶员。2016年11月26日1点50分许,王某某在从事代驾工作中,驾驶一辆保时捷卡宴沿江宁区竹山路由北向南行驶至竹山路吉印大道路口时操作不慎,驶出路外掉进池塘。

  池塘的水并不深,车上两名乘客从天窗逃生,可王某某却没能逃出来。事发后,王某某被送至同仁医院抢救,据当事医生称,王某某在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知觉。医院抢救了好长时间,最终未能挽回王某某的生命。

  王某某出事后,家里人一直瞒着他的老母亲,直到老母亲在电视上看到相关报道,感觉到儿子出事了,家里人这才告诉她真相。王某某的哥哥称,他们多次找滴滴平台协商赔偿,可对方根本就不予理睬。

  无奈之下,王某某的家属只能将滴滴告上法庭。王某某的家属认为,王某某是在被告处注册成为代驾驾驶员,接受被告的管理、培训,统一着装、佩戴工作证,工资由被告结算,双方形成劳务关系。王某某是在从事该平台的代驾工作中身亡,依据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的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王某某的家属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等共计955507元。

  江宁区法院开发区法庭于2017年3月开庭审理此案,被告称该平台的代驾板块并非由其公司运营,而是由杭州快智科技公司运营;5月,第二次开庭,杭州快智科技公司称其将业务外包给了江苏邦芒服务外包公司,死者是由江苏邦芒服务外包公司招募、培训、发放劳务费,他们之间存在劳务关系。江苏邦芒公司则称,他们和死者并无劳务协议,死者的劳务费一直是由浙江外企德科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发放;于是,有了7月的第三次开庭。

  在第三次庭审中,浙江外企德科人力资源服务公司表示,尽管王某某此时已经去世,未能签合同,但他们认可与王某某存在事实上的劳务关系,愿意承担相应责任,进行赔偿。经过调解,浙江外企德科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向王某某的亲属赔偿605000元,就此结案。

  代驾保险吗?

  一些代驾司机表示滴滴在他们做的每一单中,都抽取了2.35元的保障金,按照APP上的意外伤害保障计划赔付,意外身故最高赔付120万。王灿在一共在滴滴平台接了1573单,每笔订单都抽取了2.35元的保障金,一共抽取了将近3696元的保障费用。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代驾司机罗师傅告诉记者,当他们向滴滴公司问起,自己被扣的钱究竟去哪里时,被告知,是商业机密。

  本案中,王灿的妻子王婷称:有很多滴滴代驾司机就告诉我,因为他们向代驾司机宣传的,就是给他们每个人都买了保险,因为在他们做的每一张里面都抽取了2.35元买保险的,最高的赔付人身意外伤害以及那个身故的话就是120万。 

  滴滴代驾 死亡的代价

(图片来源滴滴代驾官方网站)

  根据2016年的多家媒体报道,滴滴代驾与平安保险,推出代驾司机意外伤害险,滴滴代驾司机上线登陆司机端,就能享受保险保障。在滴滴代驾红包分享中,也写的是:“百万保险护航,专业司机接驾,滴滴一下,代驾回家!”

  其实,早在2015年,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曾发布过《代驾经营服务规范》,针对代驾司机发生交通事故的赔付痛点,协会于2015年与中国平安(行情601318,诊股)联手推出代驾责任保险品种,为代驾司机提供基本保障。 

  什么是代驾责任保险是由代驾公司投保,因代驾导致交通事故发生后,车主和代驾司机需要第一时间马上报案,目前中国平安的代驾责任险保障业务范围不仅限于单一酒后代驾,也包括长途代驾、疲劳代驾、新旧二手车业务代驾、酒店代泊车等。一旦事故发生,这款保险将首先启动赔付,而不需要动用消费者的交强险、商业车险等。代驾过程中的责任损失均由代驾责任保险直接赔付,不启动车主自身任何险种,基本能满足有代驾业务公司的保障需求。 

  代驾保险理赔流程: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赔偿标准。

  1、判断事故责任若代驾司机有责,则以保险理赔流程处理;若对方全责,由对方负责理赔,我方司机无需报案,请报警122定责处理,以122定责为准。

  2、理赔金额不足3000元时发生小擦碰事故,尽量与车主协商理赔金额,3000元以下都可以商量,为安抚车主可折中协商金额,并建议拨打122交警现场定责;切勿发生事故不做协商立即报案。若车主执意要报案,勘察员到现场后发现是3000元以下可以解决,请司机拍照取证,自行垫付金额,仍走3000元以下核销流程;司机自行垫付和拍照收集资料后去公司核销。注意:司机核赔需提供证明材料(1)拍照取证—按要求完整收集照片;(2)收条签字—车主、物损主人、第三者人伤受伤人签字如提供不完整或者无法提供这些证明材料,影响核赔,由司机自行负责。

  3、车主要报案时若司机与车主协商无果,无法在3000元以下现场协商理赔的,才可向保险公司报案理赔,及时报警协助定责,报案时必须说明是代驾司机,需要协助察验定损。注意:保险员出险之后若核赔金额还是为3000元以下的,也请司机先垫付,按3000元以下事故流程走,把事故照片收集完整,收条签字证明收集,然后提交给当地驾管处理核赔事宜。

  4、理赔金额在3000元以上时直接向保险公司报案以及报警,现场定损后若车辆还能行驶请将客户送至目的地,事后跟进案件情况及时、积极地与工作人员沟通 。注意:此项为协商金额在3000元以上时适用,司机要自己记住保险勘察员的联系方式,及时配合沟通保险进程.

  5、提交收款证明由公司法务人员认可的收款证明,司机垫付时必须按此收款证明才可报销。

  所以,代驾司机之死涉及到的保险赔偿责任应该起诉杭州快智科技公司,涉及的劳务赔偿应该起诉浙江外企德科人力资源服务公司。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陈越峰表示,滴滴平台收取了代驾司机的费用,不仅仅是简单地提供信息。代驾司机发生意外,滴滴平台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而保障计划的具体内容也应该提前让代驾司机了解清楚。代驾司机及其家属是有权利要求查看购买的保险单的,你给我买的,怎么成了商业机密了呢?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工伤。因此根据对应的劳动合同关系,浙江外企德科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工伤赔偿责任。如果用工单位没有为其购买社会保险,还可以进行相应行政处罚。

  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国旭对保民公社表示,任何企业除了有盈利的内在需求之外,对社会的责任也是其应当履行的职责,而网约车,在实现盈利需求的目的的前提是保障基本的乘客和司机的安全,没有保障前者的制度设计,或制度的设计的不合理,势必会影响企业的正常营业,甚至会动摇公司的根基。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保民公社”,更多内容公众号搜索jrjbxhy)

  相关链接

  滴滴代驾司机身亡 120万是“保险”还是“保障”?

相关资讯